English 中文 日本語




 

唐三藏 — 心


心性修持大道生。-- 西游记

假唐僧剖腹寻黑心,七十九回 - 陈惠冠绘

以上的这句话是西游记的第一句话,说明这本书是主旨。激情非常的强大,我们很容易依附于它。心性修持可以帮助自己从激情的控制中解脱出来,修心使我们产生留在当下渴望。

事件会引起分散了的想法,想法会引起幻想,幻想会引起激情,而激情就为恶魔开了扇。
-- 菲洛卡利亚,西奈的葛雷葛理

在七十九回中,寿星的白鹿精想要三藏的心,因为唐僧的心纯洁无比,吃他一块肉,可以延寿长生。然后,孙悟空边做假三藏,被妖怪抓住。

假僧接刀在手,解开衣服,右手持刀,唿喇的响一声,把腹皮剖开,那里头就骨都都的滚出一堆心来。 假僧将那些心,血淋淋的,一个个捡开与众观看,却都是些红白心、黄心、悭贪 心、利名心、嫉妒心、计较心、好胜心、望高心、侮慢心、杀害心、狠毒心、恐怖心、谨慎心、 邪妄心、无名隐暗之心、种种不善之心,更无一个黑心。-- 西游记


这许许多多的心代表着我们所拥有各式各样的欲望。我们拥有很多自相矛盾的欲望。养心,意味着培养出当下于生活的欲望,让这个渴望成为生命中最重要的。

去得人欲,便识天理。 -- 王阳明
Manjoun watching a battle – Persian miniature


当人作出处在当下的努力时,他就要丢掉其余的欲望和思想,他要丢掉所有其它的心。然而,当人遵循唤醒内在神性的目的后,他就会看到他里面有很多部分,特别是本能中心,对这个目标一点都不感兴趣,而且不断地在抗拒这个目标。如此一来,想要追寻内在神性的部分就和对此不感兴趣的那个部分开战了。很多密意作品都包括这样的战斗,这战斗就是人的群‘我’的战斗,就如同波斯画作中描绘的人脑中的战斗。



那战争打开天堂之门,命中注定参加这场战斗的
武士是幸福的。-- 薄伽梵歌
你师徒们魔障未完,故此百灵下界,应该受难。
-- 西游记



在取经途中,三藏始终不忘西天取经的目标。他象征着对当下的渴望。对他来说最重要的事情就是西天取经,为此,他可以放弃任何事情。

唐僧 - 版连续剧《西游记》

心生,种种魔生;心灭,种种魔灭。 -- 西游记
禅机本静静生妖 -- 西游记

“心生”代表我们向往停留在当下的努力,当这样的渴望出现时,人就做出努力当下,“魔生”中的魔代表着那些干扰这样的努力的思想与情感,当人试图留在当下,低等自我,魔会做任何事情来摆脱这样的努力,因为当高等自我当下,低等自我就不再处于控制地位,必须变得被动。




下面的引语是第四十回的题目, 红孩儿抓住了三藏, 三藏也被称为禅心.

婴儿戏化禅心乱,猿马刀归木母空。

黄风岭唐僧有难,二十回 - 陈惠冠绘


在这一回里,三藏,也就是禅心被红孩儿逮住了。在西天取经的路上,三藏一次又一次被妖怪抓住了,这象征着当我们试图去当下的时候,另外一个念头进来,然后我们听从了它,被它逮住了,把这个念头当成了自己,然后当下的渴望消失了。

好怪物,就在半空里弄了一阵旋风,那怪已骋风头,
将唐僧摄去了。-- 西游记
我是魔鬼战士,印卓拉吉特,难以被人看到,我战斗地无影无形,以魔法隐身术躲避你的线。在恶念的狂风之后,我出动攻击。-- 罗摩衍那史诗



一个恶念,就是把我们带离保持当下的努力的念头。一个善念就是让我们保持在当下的念头。当我们试图当下的时候,如果一个‘我’出来,比分说,‘我得打个电话给朋友’,让后就拨了电话,同时也彻底忘记了当下的努力。‘难以被人看到,我战斗地无影无形’指的就是低等自我带来了这样的念头。我们开始听从他们,然后就观察不到在发生的事情。看不到我们当下的努力正在消失。这样的情况发生在当我不觉知的情况下,这是一种心理学上沉睡。由唐僧所代表的对当下的渴望,是我们所能拥有的最重要的渴望,我们须保护它不受各自恶魔和念头的打扰。

心地频频扫,尘情细细除,莫教坑堑陷毗卢。 -- 西游记

要扫除的东西,就是当我们观察到和保持当下无关的‘我’出现的时候,不要听从它们,只是让它们过去,继续保持当下。
然而,唐三藏非常天真地被魔鬼一次又一次的抓住,因为他不能看穿魔鬼的伪装。这意味着我们的心被那些思绪所吸引,在那个片刻没有理解到,去倾听那些思绪是致命的。 魔鬼伪装他们自己成一个漂亮的年轻女孩子或者是一个需要帮助的老妇人,她们分别象征了漂亮和紧急的想法。因为这样,唐三藏不能独自到达灵山。

西方佛乃大雷音寺天竺国界,此去有十万八千里路。你这等单人独马,又无个伴侣,又无个徒弟,你如何去得 !
-- 西游记

这象征着渴望独自当下是不够的,还需要知识和工具到达,因为魔鬼非常狡诈。

当三藏到达灵峰,他脱去肉身。

那佛祖轻轻用力撑开,只见上溜头泱下一个死尸。 长老见了大惊,行者笑道:“师父莫怕,那个原来是你。” 八戒也道:“是你,是你!”沙僧拍着手也 道:“是你,是你!”那撑船的打着号子也说: “那是你!可贺可贺!”-- 西游记

三藏蜕去其世俗之身意指心从激情中解脱,只有对当下的渴望仍旧鲜活,所以他到达了延长的神圣当下的状态.

神活者
由其心之先死也。
人能死心,元神活矣。
死心非枯稿之谓,乃专一不二之
谓也。佛云:“置心一处,无事不办。
-- 太乙金华宗旨


第四道与密意传统⎟ 神圣当下的艺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