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nglish 中文 日本語




 

师徒关系


故事中最重要的事情,一是心,也就是对当下的渴望,那是由唐三藏代表的;二是由孙悟空所代表的知识和技能,也就是管家。猪八戒也是个重要角色,因为他扮演了本能中心。本能中心对当下不感兴趣,他总是在寻找他自己想要的东西,一有机会,就煽风点火,建议西天取经的队伍得散伙。他的兴趣就是饱餐一顿,然后睡大觉,睡女人。他总是打小报告,在唐僧面前说孙悟空的坏话,这些都是本能中心企图欺骗情感中心来达到他的目的。

诱惑者 - 斯特拉斯堡大教堂,十三世纪.
好妖精,停下阴风,在那山凹里,摇身一变,变做个月貌花容的女儿,说不尽那眉清目秀,齿白唇红,左手提着一个青砂罐儿,右手提着一个绿磁瓶儿,从西向东,径奔唐僧。……叫道:“女菩萨,往那里去?手里提着是甚么东西?”……那女子连声答应道:“长老,我这青罐里是香米饭,绿瓶里是炒面筋,特来此处无他故,因还誓愿要斋僧。行者道 :“你面前这个女子,莫当做个好人。他是个妖精,要来骗你哩,掣铁棒,望妖精劈脸一下。那怪物有些手段,使个解尸法,见行者棍子来时,他却抖擞精神,预先走了,把一个假尸首打死在地下。唬得个长老战战兢兢,口中作念道:“这猴着然无礼!屡劝不从,无故伤人性命!”行者道:“师父莫怪,你且来看看这罐子里是甚东西。”沙僧搀着长老,近前看时,那里是甚香米饭,却是一罐子拖尾巴的长蛆;也不是面筋,却是几个青蛙、癞虾蟆,满地乱跳。长老才有三分儿信了,怎禁猪八戒气不忿,在旁漏八分儿唆嘴道 :“师父,说起这个女子,他是此间农妇,因为送饭下田,路遇我等,却怎么栽他是个妖怪?哥哥的棍重,走将来试手打他一下,不期就打杀了!怕你念什么《紧箍儿咒》,故意的使个障眼法儿,变做这等样东西,演幌你眼,使不念咒哩 。” 三藏自此一言,就是晦气到了,果然信那呆子撺唆,手中捻诀,口里念咒,行者就叫:“头疼,头疼,莫念,莫念!有话便说 。”
-- 西游记

行者,也就是管家的工作就是保护当下的渴望,而八戒代表的本能中心,总是故意制造麻烦,他总想破坏西天取经。本能中心总是喜欢舒适的生活,而不是困难重重的旅程。

上边来自斯特拉斯堡大教堂的雕像,展示了诱惑者。这里表达的是和小说中一个意思,低等自我在献上一些诱人的‘我’——由苹果,或者西游记中青砂罐儿和一个绿磁瓶儿来代表,来阻断人想要当下的努力。诱惑者背上的爬虫和碗里的爬虫,象征着低等自我玩弄这些诡计。

那唐僧在马上,又唬得战战兢兢,口不能言。八戒在旁边又笑道 :“好行者!风发了!只行了半日路,倒打死个人 !” 唐僧正要念咒,行者急到马前,叫道 :“师父,莫念,莫念!你且来看看他的模样 。”却是一堆粉骷髅在那里。唐僧大惊道:“悟空,这个人才死了,怎么就化作一堆骷髅?”行者道 :“他是个潜灵作怪的僵尸,在此迷人败本被我打杀,他就现了本相。他那脊梁上有一行字,叫做白骨夫人 。”唐僧闻说,倒也信了。怎禁那八戒旁边唆嘴道 :“师父,他的手重棍凶,把人打死,只怕你念那话儿,故意变化这个模样,掩你的眼目哩!”唐僧果然耳软,又信了他,随复念起。行者禁不得疼痛,跪于路旁,只叫 :“莫念,莫念!有话快说了罢 !-- 西游记

十三号塔罗牌:死亡




塔罗牌的死亡牌(残酷的收割者,Grim Reaper)上画的是一个骨架,那也代表着低等自我,就像西游记里头的白骨精。

唐三藏代表的是修炼过的心,完全专注于当下。然而,他却又无比天真,看不穿妖怪的伪装,心肠太软,挡不住妖怪的“好心”。唐三藏很有正义感,然而因为他看不到真相,只以他能理解的方式来应付。他和孙悟空常常有隔阂的,因为孙悟空的正确行动从他看起来,是不义之举。这里的内在含义是当我们做出当下的努力时,我们必须放弃所有的忧虑,甚至要放弃正义的观念,因为低等自我会借此送来更狡猾的念头,让我们对这些观念而非当下感兴趣。唐三藏不希望清醒之旅成为战场,但这条道路就是战场。然而,西天取经的经历,也是唐僧逐渐信任孙悟空,看透猪八戒的本性的一个过程。







死亡之舞,伯爾尼明斯特, 十五世纪.



那战争打开天堂之门,命中注定参加战斗的武士是幸福的。
-- 薄伽梵歌

左边图像之中的骷髅与塔罗牌中的死亡卡片都象征着低等自我试图摆脱对当下的努力,他们的象征意义与西游记中的白骨精相似。






第四道与密意传统⎟ 神圣当下的艺术